池鱼

雷帕人 高中牲 不定期诈尸

【雷帕】跪

大赛结束pa  已交往   短打  一发完

   

  帕洛斯被绑架了,绑匪是他们之前的仇家。先前挑事让雷狮摁着用锤子一顿揍,打的鼻青脸肿亲妈都不认识,跪地上连连求饶才被放走。现在想来,实在是不能放虎归山,即使是半死不活的虎。

  

  这家伙被揍后老老实实做人,本本分分做事,偶尔收保护费遇到雷狮海盗团还会恭恭敬敬的递根烟。遇到这种情况,雷狮就会义正言辞的拒绝“不行,帕洛斯不让抽。”

  

  很难不说其中是不是有炫耀的成分,帕洛斯想。

  

  只是怎么也没想到,虎落平阳居然还能瘸着腿站起来。

  

  安分守己了三年,他偷袭了在修整的雷狮海盗团,还把海盗头子的对象绑了!这能忍?!

  

  海盗头子带着他的小弟一路打到老巢,虽无人阵亡,但战况惨烈。

  

  最终谈判地点在一个仓库里,四周布下了元力禁锢装置,雷狮孤身体赴会。

  

  仓库里,帕洛斯被那人右手掐着脖子左手拿刀在他的脖子上比比划划。

  

  “雷狮,没想到你也有今天。”那人狞笑着,三年他伏低做小终于集合了一批人,想当年他也是耀武扬威的老大,如此反差怎么能不生气?

  

  雷狮满身是伤,帕洛斯也好不到哪去,被抓到后又是一顿打,此刻低着头攒力气。那人也是战损的状态,已经有些疯癫。

  

  “我不要求别的,雷狮你给我跪下,端端正正的跪着道个歉。不照做的话,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说着刀扎进帕洛斯的脖子一点点深入,猩红的血顺着脖子混合着沾染的土流下,帕洛斯闷哼一声。“你越拖,他就越可能死哦!”

  

  “雷狮!不许跪!”帕洛吼出这句话。雷狮那么骄傲,他不能为任何人跪,不能给任何人跪。

  

  雷狮像是没听见般慢慢单膝下跪,另一条腿慢慢后移。

  

  “你该死!”帕洛斯拼全力向后肘击,那人向后踉跄却反应极快的把刀捅向帕洛斯,他向后仰头刀滑过要害捅进锁骨。帕洛斯像是感觉不到似的,抽刀插进那人的胸口扯着他来到雷狮面前。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雷狮还维持在不标准的单膝跪姿势,帕洛斯低垂着眼眸,锁骨的血窟窿还在向外呲血“老大,站起来。”

   雷狮慢慢起来,扯下头巾想给他包扎。帕洛斯只是退了一步,抽出刀一脚踹在那人腿窝逼他跪下,上手就是两个嘴巴子。

  

  情况逆转,那人赔上所有只为这一战,如今失败那他只有死路一条。

  

  帕洛斯毫不手软一刀划破他的动脉。

   血花飞溅中帕洛斯单膝跪下“老大,结婚吧!没人可以让你跪下,我也不行!”

后续

  

  卡米尔暴力破除了元力禁锢装置,同时惊扰了那人的部下,没了领头的亡命之徒如同鬣狗冲向卡米尔和佩利。雷电紧随其后逼退他们,雷狮扶着失血过多有些站不稳的帕洛斯脸色阴沉“都去死!”

  

  损失惨重的海盗团在修养几个月后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雷狮单膝跪在帕洛斯面前“为了你,我愿意。”

   

评论(25)

热度(353)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