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鱼

雷帕人 高中牲 不定期诈尸

【雷帕】七夕限定

现代pa 大学毕业的暑假  雷已出柜,帕未出柜(帕母其实知道的差不多了) 私设双方家庭美满!! ooc!!七夕节快乐!!!

  

  清晨,帕洛斯早早爬起来洗漱挑衣服。“这件?要不还是那件吧?和裤子不搭啊...”东翻西找总算配了一套顺眼的。白色宽松衬衫搭黑色长裤,干净清爽又青春靓丽。收拾完衣服,帕洛斯又匆匆忙忙的找背包装电脑。

  

  总算打理好一切,帕妈恰巧敲门“小帕,起床了吗?吃饭了。”帕洛斯打开门,笑眯眯的打招呼“早上好,妈妈。”帕妈看着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儿子也笑起来“今天七夕,穿的这么好看,出去约会?”帕洛斯忙不迭的摆手,自家妈妈的八卦性格他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万一让帕妈知道他要去约会,对方的家底都会被扒的一干二净。

  

  门铃被按响,帕妈开门就看到雷狮抱着两束花,一束红玫瑰一束向日葵,心里明白了什么。雷狮没想到会是帕妈开的门,眼下再把玫瑰藏起来就显得欲盖弥彰了,反倒不如大大方方的拿出来。

  

  “阿姨,这是送您的向日葵,我听帕洛斯说过您喜欢。”雷狮将花递给帕妈,越过她的肩膀和吃饭的帕洛斯对视。“有心了,小雷。”帕妈把雷狮迎进门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不用了,谢谢阿姨。我和帕洛斯约好了今天去图书馆。”雷狮坐在帕洛斯对面愉快的眨眨眼把奶茶递给他,帕洛斯惊喜的wink了一下。前几天他随口一说想喝,没想到雷狮就记下了,帕妈假装没看到两人的互动带着笑点头应下。

  

  等帕洛斯塞下最后一口三明治,抓起包准备和雷狮出门时,帕妈悠哉悠哉的喝着茶最后问了一句“小帕,和小雷约会去啊?”帕洛斯半个人已经出了门,想都没想就回答“是啊!”雷狮也没反应过来帕洛斯还未出柜,跟着一起离开。

  

  三分钟后,帕洛斯牵着雷狮开门又回来了,活像办婚礼没通知父母最后还领着丈夫回门可怜巴巴的希望父母能同意这门亲事。

   “妈...”带着点撒娇的意味,帕洛斯只希望帕妈能嘴下留情,别把他俩骂的狗血淋头。

  

  谁知帕妈只是笑嘻嘻的故作惊讶“诶?你们怎么又回来了?忘拿东西了?”帕洛斯深吸一口气,身旁的雷狮紧紧握住他的手“妈,我和雷狮在一起了。”帕妈还是笑嘻嘻的模样“我知道啊~你俩还不去约会吗?”

   “啊?”帕洛斯没反应过来,妈妈怎么知道的?“好嘞,谢谢阿姨!阿姨再见。”雷狮笑意晏晏的向帕妈道谢,牵着呆愣的帕洛斯离开。

   公交车上,帕洛斯靠着雷狮黏黏糊糊的抱着他的胳膊,两人共戴一副耳机听歌。“所以,我妈是怎么知道的?”雷狮安抚性的揉了揉他的腕骨“有可能是我妈说的,咱俩在一起的第一天我就告诉家里人了。他们一直催我带你回家,说要看看何方神圣能收了我这个魔头。”帕洛斯被逗笑了“好吧好吧,算你厉害。我也厉害,收了你这个妖孽。”两人哈哈笑着闹成一团。

   图书馆里静悄悄的,两人寻了个阳光不多的地方,坐在一起查资料。帕洛斯打算写一本历史类的小说,需要大量的史料辅助。雷狮则是来看看金融方面的书,毕业后他打算自己创业。

   帕洛斯有些近视所以带了副眼镜,挂链垂在肩膀上,细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因为一些文献是英文版的,所以雷狮读的就更慢些,一边读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偶尔在电脑上补充些东西。

   “帕洛斯,这是什么?”雷狮把电脑推到正在喝奶茶的帕洛斯面前。他家世代经商,对这方面懂得更多一些。

   “Purchasing Power?就是一种货币的价值,以其单位货币所能购买的商品或服务的数量为基础。这很重要,因为通货膨胀降低了你能够购买的商品或服务的数量。也用于投资,表示客户购买额外资产的信贷金额。”帕洛斯看了看,轻声解释。他的声音和以前没什么变化,就像是变声期还没到,清脆的嗓音说不出的悦耳,两人就这么凑在一起悄声交流。

  

  雷狮看着帕洛斯,青年坐的板正像挺拔的翠竹,整个人沐浴在阳光里闪闪发亮,手指点在难懂的单词上,解释的专业易懂。

  

  “雷狮老大?雷狮?”见对方没了回应,帕洛斯抬头只见雷狮傻笑着看自己。“哦!我在听。你继续。”偷看被发现,雷狮笑的更开心“真抱歉,我男朋友长得太好看了,一不小心看呆了。”帕洛斯装作生气的用草稿纸卷成的棍子敲了敲雷狮的头“别闹,这段不好懂,要不要我再解释一下?”雷狮笑嘻嘻的捏了捏帕洛斯微红的耳垂“好啊,那就麻烦小帕老师再讲一遍喽。”

   夏季的雨总是措不及防,塞了一脑袋的知识点出门就被雨水洗涤了个精光。雷狮撑起伞牵着帕洛斯“走吧,还好看了天气预报。”雨滴答的落在伞面,顺着伞骨滑下,在地面炸开花。

   两人谁也没说话,就这样静静的顺着长街走。领带店距离不近,徒步要十五分钟,期间经过一条复古文化街。有人随手抓拍了一张,雨幕的红墙青瓦下,两个青年不急不缓,牵着手向前走,高个子的人撑着伞牢牢的护着另一人,不让他经受半点风雨。

   抖落伞上的水,帕洛斯和雷狮进了店。店里冷气开的很足,刚进屋身上的潮湿水汽就似乎消失的无影无踪。各式各样的领带被整整齐齐的码放在玻璃柜里。

   雷狮问“是要买一条送人吗?”帕洛斯放下包开始挑领带“是呀,送你的十八岁礼物。”“礼物不是送过了吗?”“当时本来想连着领带一起送的,但后来我反悔了。”“为什么?”“...因为我想挑一条你喜欢的。”

   雷狮敏锐的觉察出帕洛斯的停顿,在看到他红红的耳朵后,雷狮故意贴在他身后帮忙拿高处的银灰色领带,贴着帕洛斯的耳朵“真的?还是...想和我一起逛街?”

   拖长的声音带着雷狮一如既往的挑逗意味,热气打在耳朵上,帕洛斯不甘示弱,向后仰头枕在雷狮颈窝间,微微侧脸就能在他的脖子上印下一个吻,撩逗的放轻声音“猜猜看,布伦达~”

  

  脖颈拉长成完美的线条,雷狮离得近甚至能看到皮肤下的动脉在跳动,在旁人眼里也只能看到帕洛斯依偎在雷狮怀里,仰头眯着眼给爱人挑领带。

  

  蓝颜祸水,雷狮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个词。

   挑了几条看起来还不错的,服务员走过来礼貌的问“您好,请问需要我帮您试戴吗?”帕洛斯笑着拒绝“不用了,谢谢。”拉着雷狮来到镜子前,帕洛斯让他低头。

   银色的领带缠着帕洛斯的手,又绕在雷狮脖颈上,领口有两颗扣子没系大大咧咧的露着锁骨,鼻翼间萦绕着洗衣液的香,帕洛斯莫名的感到紧张,脸上逐渐发烫。雷狮低头垂目,看帕洛斯专心致志的给他系领带并顺手系上那两颗纽扣。

  

  两人突然想到,是不是未来他们同居后每天早晨都可以互系领带。

  

  “宝贝,你脸红什么?”雷狮微微俯身压低声音耳语道,帕洛斯抿着唇想推开他,雷狮配合的晃了几下“亲爱的,推我干嘛呀?”帕洛斯被他的称呼撩的面红耳赤“没有...看看好不好看?”雷狮顺着他的力道转身看镜子,领带打了个温莎结。银色面料上用白线绣着云纹,和雷狮的紫眼睛很配。“嗯,乖乖挑的都好看。”

  

  帕洛斯笑着解下,换了另一条“嘴这么甜?老大你是不是有事瞒我”雷狮见四下无人,在他唇上轻轻啄了一口“没有,因为我发现,我不仅喜欢你,我还爱你。”这次帕洛斯系了个单结“我也爱你。”黑色的领带衬托出一种侵略性的个性,和雷狮很配。趁着他结账,雷狮挑了一副袖扣送帕洛斯。

  

  出了店门,空气中的闷热被雨水带走,取而代之的是雨过天晴的青草香。帕洛斯站在原地不动“老大~我走不动了~”雷狮哑然失笑,无奈的张开手臂“过来吧,我抱你走。”“来啦~!”帕洛斯飞奔过去,扑进雷狮怀里。雷狮坏心思的颠了颠,吓得没坐稳的帕洛斯紧紧抱着他。

   “不仅是为了和你一起逛街,只有亲近的人才能送领带,也算是成人礼的礼物。”雷狮稳稳当当的托着他的臀部,帕洛斯坐在雷狮的小臂上,搂着他的脖子真挚的吻在他的眉心“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希望你的第一条领带是我送的。”雷狮哄他“低头,帕洛斯。”帕洛斯看到雷狮的紫色眼睛里盛满爱意,看着他越凑越近,最终吻上自己“我也爱你。”

  

彩蛋

送领带——希望把对方套住

送袖扣——把彼此的手扣在一起不放开,表示对对方的爱意。

  

评论(19)

热度(138)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