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鱼

雷帕人 高中牲 不定期诈尸

【雷帕】先婚后爱·雷总别太拽

现代pa  雷帕only!

私设:帕家出事去国外了,直到解决完事情才回来发展,所以雷帕一直不认识。

  #初见#

  “他为什么还没到?”帕洛斯挑挑眉,语气不善的问。助理擦擦汗,连连道歉“请您再等一会儿,大少爷说他已经带着小少爷出发了。”帕洛斯不再说什么,继续看电子文件。

  本来,今天会是美好的一天,帕洛斯看着完美的文件愤愤的想。睡到自然醒刚好去开早会,妈妈说晚上做他最爱吃的菜,爸爸正好也出差回来,一家人团聚,目前为止合作有条不紊的进行,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谁知道,他一个大好青年居然被拉出来和订婚对象见面?

  订婚对象?他怎么不知道?对此,父母给出的解释是“儿啊,这个呢是我和你干妈怀孕时定下的,一看是两个男孩就放弃了。这不前些日子你干妈跟我吐槽他儿子出柜了,我才想起来有这事儿。小帕,你不也是嘛,正好试试呗,先相处相处,不喜欢咱再换。”唉,这不省心的爹妈,帕洛斯叹了口气,杯中果茶已经见底,他没耐心再等下去了。

  “大少爷,小少爷,你们来啦!”助理激动的站起来,心里欲哭无泪,对面这个大美人瞪人怎么这么凶?

  “这位是帕洛斯。帕先生,这位是雷家大少爷,雷蛰。这位是雷家三少爷,雷狮。”两人入座,助理马不停蹄的开始介绍,希望自己能赶紧离开修罗场。“怎么,两个人?”帕洛斯扫了一眼,调侃间带着些许讽刺的意味。“不是不是!三少爷雷狮是您的订婚对象。”助理出了一身冷汗,要死!

  “行吧。”让步的语气听的雷狮不爽,他就这么拿不出手?雷狮打量着帕洛斯,帕洛斯也回看他。“既然人送到了,我就先走了,雷狮吃晚饭之前不许回家,好好跟帕洛斯待在一起。”雷蛰警告几句带着助理离开。

  等雷蛰出了视线,雷狮开门见山“咱俩不对付,不用试了。”帕洛斯合上电脑,满意的笑笑“当然可以~本来以为还要费些口舌,雷三少爷果然爽快~”说完就离开了。

  #结婚?#

  为什么他还是结婚了?!雷狮实在是不能理解自家大伯的神奇脑回路,帕洛斯同样一脸想死的表情麻木的让化妆师在他脸上画来画去。

  “布伦达,到你派上用场的时候了。”雷大伯握住雷狮的手,“大伯,我知道您想严肃一点,但能不能先把嘴角收一收。”雷狮颇是无语的看着他笑的合不拢嘴。“布伦达,你是知道的,股东里总有人想一家独大,我和你父亲在准备肃清他们,帕家是新股东的完美人选。”

  雷狮还是不理解“那为什么要我结婚?直接签合同不就行了。”雷大伯语重心长“我们也这么想过,可他们是制药的,咱们是做金融的,这两者怎么看都没有什么关联,贸然让帕家入股,恐怕会打草惊蛇。”见雷狮还是有些不满,雷大伯许诺他“只用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后你们想继续在一起还是离婚我们都不管了。”回忆结束,雷狮依旧很无语。

  结婚现场请了很多人,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有几个是真心祝福的呢?

  结婚双方是同性的婚礼礼节并不复杂,流程很快就走完了。雷狮看着帕洛斯端着虚情假意的笑一杯杯的被灌酒,心里烦的不行。

  “帕少爷,新婚快乐。”再一次添酒,即使度数再低也架不住这么灌,红晕浮在脸颊,帕洛斯有些脚步不稳。“苏总,我敬你。”雷狮按下帕洛斯的手臂抚稳他,端起被子隔空碰了一下。像是钓鱼打窝探寻的眼神一下子聚集过去,下一轮的酒全进了雷狮的肚子里。

  #情敌#

  婚礼的最后以舞会结束。父母双方同性一起跳舞,代表对新人的接纳与祝福。同性之间只有主步和次步的差别,这对帕洛斯很是友好,

  “我不太会跳舞,主步你来吧。”帕洛斯端了两块面包过来垫垫肚子,雷狮喝的有些上头也没推脱。

  “这就是你说的不太会跳舞?”在第五次被踩到后,雷狮忍不住发问。帕洛斯心虚的别过头,小巧圆润的珍珠耳饰别在微红的耳垂上,雷狮突然觉得心跳有些加速。

  一曲结束,侍者来传达口信,说有位老朋友想和新人聊聊。两人不知何人,但也没多想。

  茶室里,三人面面相觑,或是说只有帕洛斯很尴尬。“你好,我是苏卿。是布伦达的发小,特地回国参加婚礼。本想和他单独聊聊的,没想到侍者把你也叫来了,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吧。”苏卿挂着温和的笑先发制人,立了个待人和善的人设。发小,布伦达,单独,帕洛斯迅速圈出关键词,这波buff叠满,来者不善呐。果然,碰上雷狮就会有大麻烦。但场子还是要找回来的。

  “两家的亲友都在外面聊,苏先生何苦找这么个隐蔽的小房间单独聊聊?”加重字音,其中蕴含的玩味不言而喻。“您见笑了,只是我思人心切,在外面人多眼杂实在不好多说什么。”苏卿长得并不是柔弱书生的模样,但垂眼喝茶间刻意流露的温婉还是让帕洛斯多看了两眼。

  雷狮喜欢这样的?看他是个挺野性的人啊?帕洛斯自己倒了一杯茶缓解醉酒带来的头疼“那倒是我思虑不周了,下次专门给您准备个房间好金屋藏娇~”

  雷狮突然大大咧咧的拍在苏卿肩膀上“你小子装什么婉转贤良呢?不是你嗷嗷叫飙车的时候了?”苏卿放下茶杯嘻嘻哈哈的大笑,隐隐弥漫着火药味的气氛消散。

  “抱歉啊,重新介绍一下,我叫苏卿,是雷狮的朋友,喜欢跑车摄影,交个朋友怎么样?”帕洛斯了然的和他握手,果然雷狮还是会喜欢这样的。不对?他关注雷狮喜欢什么样的干什么?

  “我记得你应该比我小,我叫你小帕,应该不介意吧?”苏卿倚在沙发上,莫名的让帕洛斯想起他的发小佩利“当然可以。”

  “雷狮你小子艳福不浅啊!我听说你俩是商业联姻,小帕,离婚后要不要考虑考虑我?”什么?话题怎么跳到这上面来了?雷狮正喝着茶,一听这话差点喷出来。

  “苏先生,我与你并不熟,况且我和雷狮刚结婚,婚礼都没散场,虽然是联姻,但这么说恐怕不妥吧。”雷狮松了一口气,还好帕洛斯没答应。诶,他紧张帕洛斯答不答应干什么?

  苏卿无所谓的摊手“没关系啦,说实在的,雷狮跟我吐槽你的时候我就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人能把他气成这样,见了真人果然不一般!”

  帕洛斯因为喝醉了,醉意翻涌脑子有些转不过弯,眼尾带着因为困倦而打哈欠产生的潮湿水汽,平日里的脏辫被梳成低马尾,眼里依旧带着生意人的毒辣和警惕,妥妥的黑莲花模样。

  雷狮看了他一眼,像只炸了毛护短的猫直接上手锁喉“苏卿我警告你!帕洛斯现在是我名义上的对象!你说这话我可以名正言顺的吃醋!然后把你踢出去!”

  真完蛋,冲我来的。帕洛斯擦了擦汗,无语的想。

  #开会#

  “你到底跟着我干嘛?”小皮鞋哒哒的踩在台阶上,帕洛斯实在是搞不懂雷狮这位大爷像个变态一样尾随他是想干什么。“我爸让我来的,说培养培养感情。”雷狮撇撇嘴,什么嘛不就是想和老妈过二人世界嘛。

  “他还说让我跟你住几天。”语出惊人,帕洛斯的手还放在会议室的门把手上,听闻此言僵硬的回头“住几天?”

  太可怕了,听报告时帕洛斯仍在感到不可思议。“小帕总,到您了。”助理轻声提醒,帕洛斯如梦初醒“哦哦是的,到我了。”

  雷狮坐在长桌的那头,看帕洛斯切换工作状态游刃有余的作报告。他今天穿了一件米白色的衬衫,黑色长裤包裹住修长的腿,深蓝的领带衬的帕洛斯更白,眼镜增添了几分成熟理性的气质。吸引雷狮的不仅是他的外貌,更是他的内在。

  看他的一举一动,优雅内敛,脸上总端着温和的笑,但他的眼里是野心,是藐视,是不屑,是雷狮喜欢的一切。

  #同居(意外版)#

  因为家里没有多余的洗漱用品,下班后两人去了超市。雷狮推着车,看帕洛斯挑挑选选。很棒的...婚后生活。雷狮笑着帮帕洛斯拿高处的东西,不经意间触碰到的手掌将温度从手指传递到心尖,两人欲盖弥彰的退到两边,不自在的左看右看。

  帕洛斯的家很温馨,只是...有个小小的麻烦。

  不知从哪跑出来的小白猫龇牙咧嘴的瞪着雷狮,不让他前进半步。“诶呦,我的小宝贝呀,不生气哦~爹给你做好吃的~”帕洛斯抱起小猫,“宝贝乖乖,两只小猫别打架好不好?”雷狮换好鞋“你养了两只猫?”白猫似乎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表情和帕洛斯一模一样。“没有啊,只有宝贝一只。”“哈?”

  “你睡那间客房吧。”安抚好猫猫,帕洛斯走进厨房做饭“想吃什么?两菜一汤怎么样?”雷狮挽起袖子打下手“可以啊,我来帮忙。”帕洛斯捧场般感叹“哇塞!没想到你居然会做饭!”“你想不到的还多着呢,想知道吗?”

  这话怎么听都有些奇怪,尤其是在这种似乎开始冒粉红色泡泡的气氛中,“好啊,我等着瞧。”很好,更诡异了...

  吃饱喝足,两人一边一个瘫在软软的沙发里,小猫窝在帕洛斯手边打呼噜。

  一夜好梦。

  #酒吧#

  天天和猫打架的同居生活结束后雷狮十分的无聊,偶尔去公司逛一逛勉为其难的和雷蛰一起处理处理事情。

  “再这样下去我都要长蘑菇了!”雷狮冲苏卿抱怨,“我最近挖到一个酒吧,还挺好玩的,要不要一起?”雷狮来了兴趣,一跃而起“行啊!不过先说好,只喝酒,不喝多。”苏卿一脸可恶的臭情侣的无语表情“行行行知道你是夫管严。”“诶!你别毁我清白!我哪里夫管严了?!”“你哪里不是了?”打闹间两人勾肩搭背的去了酒吧。

  这里生意火爆,两个不同风格的大帅哥一进屋就吸引了打量的目光。雷狮和苏醒找了个视野佳的角落,慢吞吞的喝酒。

  “雷狮,那个是不是小帕?”雷狮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真是!“哇塞!穿的这么辣!”苏卿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是个直率的人。

  “别打他的主意,他是我对象!”雷狮再次警告苏卿,“行行行,我投降,不说了,不过你小子真心动了?”雷狮又看向帕洛斯,他在舞池里蹦蹦跳跳,是不同于上班的另一种野性的美。“或许吧。”苏卿几乎要怀疑自己的听力时听到了雷狮的回答。

  #酒会#

  商业酒会而已,偏生要求两个人来,这就导致现在雷狮和帕洛斯不尴不尬的挽着手穿行在人群中。

  “先吃点东西吧,待会不一定要喝多少。”帕洛斯愁眉苦脸的吃面包,雷狮从他盘子里挑了块勉强看得过去的“诶!那是我的!”“急什么?我再给你拿。待会你去谈,我替你喝。”帕洛斯眨眨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真的?”雷狮又夹了几块刚才看帕洛斯很喜欢吃的小点心“真的。”“行,那我速战速决,不让你多喝。”

  垫饱肚子,侍者端着酒盘鱼贯而入。雷狮端起一杯和帕洛斯向第一个目标走过去。“王总,幸会。”王总是个中年男人,即使年过半百依旧丰神俊朗“小帕总,雷少爷,幸会。”说着举杯,帕洛斯没动,倒是他身旁的雷狮轻轻碰杯。“这是...?”王总不解,一般都是谁谈生意谁碰杯,这雷少爷基本都是不管公司的啊?“小帕最近有些不舒服,我替他喝,您见谅。”雷狮牵着帕洛斯的手笑的宠溺。,王总领会“当然当然,新婚快乐。”帕洛斯心里吐槽,这是什么奇怪称呼?但他下意识的并不讨厌雷狮这样叫他。

  一个一个的人应酬过,雷狮都不得不佩服帕洛斯的社交本领,太强了。圆滑,进退有度,最大限度的给自己谋利益,并且...最大程度让雷狮少喝酒。

  即便如此,接二连三不停的喝还是让雷狮有些醉了。他紧紧的握住帕洛斯的手,目光低垂。帕洛斯比他矮一个头,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他的头顶。脏辫随着主人的动作微微晃动,像柔软的兔耳朵。“不知能否借一步说话?”对面的商人提出了请求。

  不行!不行!不行!帕洛斯是我的!雄狮对于领地里的一切都有着极高的占有欲,雷狮揽过帕洛斯的肩把他往身后带了带“不好意思,他是跟我一起的。”

  帕洛斯察觉到不对劲,抬头果然看到雷狮与往日不同的眼神,有些迷离却带着比平日更凸显的凌厉。“抱歉失陪一下。”帕洛斯把雷狮拉到一到边“醉了?”雷狮揉揉额角,这样冲动可不像他的作风“有点。”

  帕洛斯掏出手机打给助理“你来xxx帮我和xx集团的x总对接一下,合同都在人来就行。我不等你了,雷狮喝醉了,我先带他回家。”x总善解人意,打趣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雷狮此时已经从后抱住帕洛斯趴在他的肩膀上了。“去吧去吧,新婚总是很粘人。”

   #飙车#

  又是一阵无聊的日子,雷狮软硬兼施终于重新搬回帕洛斯的家。这里还和上次来的时候一样让人心醉,今夕非比往日,帕洛斯带着雷狮从上到下把家介绍了一遍。看到车库,雷狮惊奇的敲敲摩托“呦,还骑摩托啊!”帕洛斯拍开他的手,小心的抚了抚刚被敲过的地方“那可不是,上大学那会儿天天骑着出去玩。”

  雷狮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晚上要不要一起出去飙车?”帕洛斯平静的眸中似乎有什么被点燃,眼睛亮晶晶的“去哪?”“xx大道,晚上的时候人少。”

  凌晨正是没车的时候,雷狮开着跑车停在骑摩托的帕洛斯旁边“比不比?”帕洛斯摇头“不比,你四个轮我两个轮,不公平。”雷狮嗤笑“让你五秒,但有个条件。”帕洛斯拧了拧车把,摩托发出轰鸣“什么条件?”雷狮从车窗探出头招招手“过来让我亲一口。”

  本只想开个玩笑,看看他面红耳赤的样子,谁知帕洛斯真凑过来。没办法,雷狮只好摁着他的后脑勺亲了亲额头。

  “拜拜喽,绅士先生~”帕洛斯潇洒的扬长而去,雷狮还在回想刚刚的吻,好吧,算不上什么正规,毕竟只是一触即分。赢了这把,再亲一次,雷狮一脚油门冲出去。

  空旷的路上,发动机轰鸣,一切都被抛在身后,只留下快活。银灰色的摩托像只敏捷的豹一刻不停的向目标飞奔,黑色的跑车似乎要与黑夜融为一体,雄狮紧盯着目标。

  #一吻定情#

  尖锐的刹车声刺的人耳膜咕咕响。“痛快!”雷狮下了车,不着调搭在车门上“我赢了,有奖励没?”。帕洛斯愉悦的眯起眼,极限运动的快感让他心潮澎湃“想要什么?”“一个吻,亲嘴的那种。”雷狮不自觉的感到紧张,会不会太突然了。“好啊。”帕洛斯长腿跨下摩托,仰起头。

  雷狮把帕洛斯抵在车门上,帕洛斯抱着他的脖子。雷狮没想多占便宜,只是吻上那柔软的唇时他突然想深入,想占有,想留下自己的痕迹,告诉别人“帕洛斯是雷狮的”。

  于是他恶劣的咬了一下帕洛斯的下唇,趁他吃痛嘴巴微张时,舌头灵活的闯进去。停了一下,见帕洛斯没有反对的意思,雷狮肆意妄为,舌掠过口腔的每一处,最终以响亮的“波”声结束。

  “吻技不错,但人是个混蛋。”帕洛斯轻碰红肿的唇,点评了一句。“没事儿,反正是你的混蛋。”帕洛斯想了想同意这个说法“也对,是独属于我的混蛋。”

  

评论(24)

热度(479)

  1. 共3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