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鱼

雷帕人 高中牲 不定期诈尸

《谁与谁相爱》·4

第四章:进击的兵马俑之谁糊了我一脸泥!

【欢迎各位来到直播间,我是泥潭大战的主持人:看热闹不嫌事大!(鼓掌】

【我是嘉宾:吃瓜群众(掌声】

【不是泥潭拍照吗?】

【这群人加起来年纪不超过三岁,等着瞧吧嘿嘿嘿】

  弹幕在耍宝,嘉宾在...在互相抹泥巴!是的,他们在互相抹泥巴!以雷狮为首的雷狮海盗团率先向安迷修发起攻击,双拳难敌四手,安迷修连连败退,赞德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大捧泥巴砸在佩利头上扭转了战局。

  雷狮被砸的一个踉跄,愤怒回头只见嘉德罗斯笑的猖狂,四人转战嘉德罗斯小队。蒙特祖玛借助身高优势猛攻对方的大高个佩利,雷德在旁充当气氛组,和同样的气氛组成员帕洛斯,埃米,艾比一起和稀泥。

  金不分敌我,见人就抹,反被雷狮,赞德,嘉德罗斯和格瑞一起糊了满脸。等等?格瑞!

格瑞心虚目移:金他抹到嘉德罗斯了。并且我只抹了一点点(比比划划)只有一点点。

  最终大战以姗姗来迟的导演一声尖叫结束。“你们在干什么?!!!!”导演心痛不已,右手手背噼啪拍在左手手心,痛心疾首的东走西走“本来我还想拍个美美的宣传照!结果呢!!”

【导演你可以拍一群兵马俑(狗头)】

【感觉导演下一秒就要喷火了鹅鹅鹅】

【像极了小时候看到我玩的脏兮兮的痛心老母亲鹅鹅鹅】

  导演最终一副“看淡生死”的样子,挥挥手“开始吧。”

  事件的作俑者—雷某狮,略带歉意的接过任务卡,大声诵读“泥潭拍照。音乐响起时跳舞,音乐结束时找到特定摄像头对准的台子,并登台拍照,五官全部露出者加一分,登台时间为十秒。比赛共三轮,最终每队按积分排序,获得不同的早餐。”

【雷总看起来有点抱歉哈哈哈】

【只有一点点哈哈哈】

【帕帕是不是在给老雷系头巾?】

【还打了个蝴蝶结哈哈哈好少女啊】

  雷狮毫无察觉,帕洛斯悄咪咪的摆摆手示意弹幕别再提这事儿。

  根据衣服颜色分成了,热情如火的红队:雷狮,格瑞,雷德,赞德,卡米尔,艾比,金;开朗活泼的蓝队:帕洛斯,嘉德罗斯,蒙特祖玛,安迷修,埃米,佩利。

【攻队和受队(狗头)】

【好家伙自古红蓝出cp是嘛?】

【蓝队少了一个!】

  “相信大家都注意到了,蓝队少了一个人,所以我们请来了外援—鬼狐天冲!”伴随着掌声,鬼狐出现在泥潭边“哈喽大家好,我是飞行嘉宾鬼狐天冲,将和大家一起度过三天的美好时光。”

【白白净净的小狐狸在一众兵马俑中格外显眼】

【显眼包?】

  “好啦,废话不多说,比赛开始!”一声哨响,众人在泥潭中旋转跳跃都闭着眼~场面堪称群魔乱舞。

【安哥老年disco哈哈哈】

【埃米这个舞步有点熟悉啊?】

【海盗团粉飞来!】

【来了来了!这是卡卡的新歌《Make No Sign》MV里的一段!!】

【不是?!雷狮怎么和开始和赞德跳华尔兹了?!!】

【哈哈哈因为安哥没理菜头,菜头就去骚扰同样被对象忽略的雷狮哈哈哈】

  音乐停,众人一拥而上。“错了错了!是那个台子!!”唯一发现问题的金大叫着冲向左边的台子。一时间众人又蜂拥而至。

【妈耶!兵马俑活了!】

【活久见!第一次见兵马俑打架的鹅鹅鹅】

  金第一个爬上去却被埃米连蹦带跳的拽下来,两人齐齐在泥里打了个滚。红队争的尤其激烈,不管敌我只秉承“只要我在台上,你们谁都别想上来”的战略挨个往下推。谁知雷狮马失前蹄,耷拉的胳膊被帕洛斯拉住,灵巧的跳到背上,两条胳膊紧紧抱着雷狮的脖子,两腿死死的箍着雷狮的腰,大有一种“要死咱俩一块死”的气魄。

  雷狮还没吐槽就被突如其来的泥手掌糊了个懵逼。“干得漂亮帕洛斯!”佩利欢呼一声,接着让把埃米托上去,顺便挡住了卡米尔。

【老雷be like:老婆贴贴!我靠谁糊我?】

【佩狗子好样的!!】

  “三——”鬼狐一听开始倒数,瞅准机会扒在雷德背上。

  “咔嚓!”拍照声落,众人如软化的陶土制品从台子上滑下来。“太累了,上学时被教导主任追着满楼乱窜都没这累。”雷德大刺刺的躺在泥里,吐槽道。

【教导主任头发—1—1】

【当年这一群活宝凑到一起真的管起来不容易啊】

【鬼天盟爆料:雷帕二人上高中时因早恋被叫家长,谁知家长竟当场同意婚事!丹尼尔主任当时都蒙了!】

  提起当年往事,二人都有些不好意思。雷狮颇有炫耀的意味“那可不是?帕洛斯都以他的命担保...诶呦”迎接他的是一坨厚重的“爱”

  “看一下照片啊。”大屏幕上,雷狮坐在正中间,右手拽着快被金拉下去的格瑞,左手推着即将上台的安迷修,赞德拉着雷狮的左腿,唯一幸存的右腿被佩利挡住,但...他脸呢?

  “哈哈哈哈帕洛斯!帕洛斯捂着老大的脸呢!”佩利哈哈笑出声,卡米尔挪到帕洛斯身边“下次不许了。”帕洛斯笑嘻嘻的回他“下次我带埃米糊你~”

【雷狮...的头巾!全场MVP!】

【能看到老雷纯属是因为显眼的头巾(虽然也是泥巴的)(小声逼逼】

【老雷太惨了哈哈哈】

【祖玛在帕帕旁边好淡定啊甚至有心情比个耶】

  “好,本场得分,红队有格瑞,赞德露出五官,➕二分。蓝队,帕洛斯和蒙特祖玛露出五官,➕二分。第一轮平手。”

  第二轮音乐,嘉德罗斯激情开麦“I'm godrose!天生喜欢横行霸道,内心鄙视拙劣的游戏...”赢得了阵阵欢呼。埃米心灵手巧给艾比捏了只小鸭子。“埃米,我也想要。”卡米尔装作可怜巴巴没见过泥塑玩具的样子轻扯埃米的衣袖。埃米红着脸别过头结结巴巴道“我我又没说不不给你。”艾比无奈的向旁边挪挪,远离小情侣。卡米尔勾唇微笑,他知道埃米最吃他装可怜这招。“小黑猫,给你。”一只栩栩如生的小猫在埃米掌心伸懒腰。“它真漂亮。”卡米尔没夸完,音乐声停,一大群人冲向他们旁边的台子。

  这次以嘉德罗斯打头阵,一左一右跟着佩利和蒙特祖玛,帕洛斯和鬼狐有些累在后头和稀泥,看见埃米就不约而同的拐了个弯,架着小孩就往台子上放。“佩利,接着!”帕洛斯招呼一嗓子,佩利稳稳当当的接住埃米,卡米尔松了一口气。赞德用了个小时候后的老套路——“小安!快跑!老猫头来啦!”强烈的肌肉记忆让本追在赞德身后的安迷修愣了一下转头向后跑。跑出去两三步有反应过来“师兄!”

【菜头,一款出了名的老油条】

【由此可见这俩小时候后没少让猫猫师父罚】

【你这样叫也是会被罚的鹅鹅鹅】

  此时赞德早已上台,嘻嘻哈哈乐个不停,被一坨沉重的爱砸了个满怀,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咔嚓!”倒计时停,大屏幕上再次出现一群疯狂的兵马俑。格瑞和嘉德罗斯分踞两侧谁也不让谁,金和佩利互相吹胡子瞪眼,艾比钻空子在中间比了个心。

【艾比好可爱啊!】

【金宝和狗子是什么笨蛋修狗争夺地盘的场面】

【瑞哥和嘉嘉是要打起来了?!!!】

【嘉嘉一米六,气场两米八(狗头】

【但是瑞哥笑的好温柔啊!】

  第二轮,红队比蓝队多一个“人头”,所以目前两队打平。

  “最后一局,决胜局!”

  这次音乐很短,只持续了二十秒,但帕洛斯还是听出来了,是上大学时自己写给雷狮的情诗,没想到让他唱出来了!

  “唱的怎么样?”雷狮慢慢悠悠的和帕洛斯在泥潭中散步“很好听,非常好听!我很喜欢。”帕洛斯认真的看着他“我很喜欢,谢谢你,雷狮老大。”雷狮被惹红了耳尖“那你要不要表示一下?”帕洛斯侧耳听了听顺着唱下去“如果你要做搏击风浪的船,我愿做你坚实的浆;如果你要做骁勇善战的狮子,我愿做你得力的助手;生命有限而爱无限,我爱你永永远远。”

【哦~这是一首情歌!!】

  第三轮大家都拼劲全力,最终红队获得胜利!“恭喜红队!请大家去换洗一下,待会客厅吃饭。红队是左边的桌子,抄手,面条,汤圆齐聚一堂。蓝队是熬制已久的白粥!”

【吃饭啦吃饭啦!】

【晒一下我妈做的大包子!】

【我妈炖的猪蹄子!】

【我爸炒的菜!】

【欢迎各位来到美食鉴赏,我是主持人;我也想吃!】

  

评论(10)

热度(4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